• <nav id="jpkci"><code id="jpkci"></code></nav>
          <center id="jpkci"></center>
          <sub id="jpkci"></sub>
          <sub id="jpkci"></sub>
          <table id="jpkci"></table>
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新聞綜合頻道 > 臺州深觀察

          鬧市區的村留地

          臺州深觀察 責任編輯:楊滟北 臺州在線 臺州網絡電視臺 發布時間:2021年08月03日 11:30 閱讀次數:69次
          • 精彩推薦
          • 今日熱點
          • 往期節目
          正在加載…
          "掃一掃" 隨時隨地看臺州在線
          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,下載無限臺州APP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,您可以關注《臺州在線》微信公眾號
            字號: T | T

              近年來,通過多城同創等工作,城市的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天更藍了,水更清了,人們的居住環境更加美麗了。不過最近,椒江區白云街道星星村的村民向我們反映,有人在他們村的村留地上從事汽車噴漆、亂堆亂放,不僅污染環境,還給他們的生活帶來影響。那么究竟怎么回事呢?來看記者的調查。

              7月27日下午,記者來到了椒江區白云街道星星村,村民所反映的地塊位于白云山二號小區的東邊,大約有10多畝,整個地塊用圍墻圍起來,與小區僅有一墻之隔。記者在現場看到,該地塊主要作為臺州平祥駕校的練車場,有幾個學員正在練車。不過在該地塊的西北角,有一間破舊的老房子,里面傳出了機器作業的聲音,還有一陣陣油漆味撲面而來,十分刺鼻。附近的村民告訴記者,濃濃的油漆味嚴重影響了他們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椒江區白云街道星星村村民:( 像你們油漆味有聞到嗎?)油漆味有的。

              椒江區白云街道星星村村民:臭死了,很臭的。我們平常這里轉轉了,聞得到的,飄過來臭得很。

              隨后,記者走進了這間房子,屋內有兩三個小工正在給汽車做噴漆前的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小工:(你好,你們這里是做汽車噴漆的了?)嗯。

              小工:(像 你們每天噴漆忙不忙啊?)還好啊。(一天噴漆幾輛車?)這個不知道,沒算過。(像你們每天活都有得干的了?)嗯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不足一百平米的房間里,記者看到,一個烤漆房的燈正亮著,在烤漆房的旁邊,雜亂地堆放著油漆桶,地面上還扔著各種垃圾,現場十分臟亂。

              現場負責人 張某:(那在這做多久了?)過年的時候剛來。(就過年到現在了?)嗯,也噴不了多少,一天就噴三四輛,噴不了多少車。

              這位負責人表示,他們搬到這里做汽車噴漆時間不久,場地是他們老板租過來的。目前,他們也尚未辦理相關的審批手續。

              現場負責人 張某:(那場地租過來多少錢啊你們?)我聽他們說好像三萬多。(那像你這里有沒有措施,環保措施做了嗎?就是有沒有溢出去,這氣味有沒有排出去?)跑出去排出去的,排是排出去的。上面有那個排氣的,這個看到不?(就那個煙囪一樣的了?)對,那個往天上排的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在車間里發現,墻壁上的電表箱已經被環保部門貼上了封條,時間是2021年7月20日。既然如此,他們為何還在這里繼續生產呢?

              現場負責人 張某:這里要拆掉的,(哦,他們封條都已貼過的了?)對啊,(那封條貼過了你們怎么還?)電沒貼啊,就電沒有貼啊,電沒有拔。

              就這樣,雖然環保部門已經對其進行查封,但他們仍然還在進行汽車噴漆作業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在現場發現,緊挨著汽車噴漆的房子東邊,有一排鐵皮圍墻。圍墻里搭起了幾個棚子,地面上雜亂地堆滿了舊空調、舊冰箱、舊紙箱等物品。墻壁上、空中,電線隨處亂拉,在一個角落里,還擺放著氮氣罐、氧氣罐。

              現場小工:(這里場地你們是租來的還是?)我也不知道,我們是干活的,(那你們在這里多久了?)不知道,真的我是干活,我是拆(裝空調)的。

              面對記者的詢問,這位小工有點躲躲閃閃。正在此時,廢舊物品回收點的負責人出現了。

              廢舊物品回收點負責人 江保建:(你們主要是什么?)當倉庫放放東西嘛。(就是收廢品的了?)嗯。我們主要是賣,賣二手空調,收回來賣嘛。

              江保建說,他在這里經營二手空調買賣已經有兩三年了,這里的場地是租來的,鐵皮圍墻和棚子也都是他自己搭起來存放物品用的。

              廢舊物品回收點負責人 江保建:(多少一年啊租金租在這里?)兩三萬一年吧。(是向星星村還是哪里啊?)村里面的嘛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汽車噴漆,堆放廢舊物品,記者還發現,這里密密麻麻地停放著數十輛汽車,也用鐵皮棚圍了起來,從現場看,這些汽車已經停在這里有一段時間了。而在該地塊東北角,放著幾個移動板房,雖然記者沒有看見人,但里面有煤氣灶、冰箱、桌椅等,顯然有人在這里生活。此外,在房子的外面,還長滿了雜草,扔滿了各種垃圾,整個環境臟亂不堪。

              正當記者在現場采訪時,一位自稱是該塊地總承租人的村民突然出現了。

              承租人 周智文:(你租了幾年了?)租一年一年租,他(如果)開發就收回去的,這樣子的了。如果村里開發了要用了就拿回去了,這樣子的了。(那一年租金大概多少啊?)大概現在是13萬,(一年了,然后你租了再租給他們用了?)對啊,嗯。

              周智文表示,由于這塊地一直閑置多年,所以他就從村里租了過來,再分別出租給汽校、汽車噴漆、廢舊物品回收等,也就出現了現在這樣的情況。那么針對這塊地上存在的亂象,村里又是否知情呢?記者找到了星星村的黨支部書記王華良,他告訴記者,這塊地原先是村里的一個臨時菜場。

              椒江區白云街道星星村黨支部書記 村委會主任 王華良:老菜場好像是2012年拆的吧,那就是說一直空到現在,還有這塊土地也一直沒有明確為星星村的村留地,所以拆了荒廢在那里,當時當垃圾場一樣的,荒廢在那里幾年了。那我們把這個改造了之后,也將近有三四年了吧,那么總體來說這個垃圾場變成現在(這樣子)也稍微提高了一次是吧。至于你說現在他是怎么租,怎么造成的,那是另外一回事情了。

              王華良說,從原先的菜場拆了之后垃圾成山,到近幾年整理過后用于出租,這里已經有了一次較大的提升。但由于之前這塊土地一直沒有明確是村里的村留地,所以村里也沒法進行開發利用。

              椒江區白云街道星星村黨支部書記 村委會主任 王華良:(今年)4月份,剛剛出了一個會議紀要,承認了這塊地是我們村留地啊,你說讓我幾個月就把房子造起來是不可能的事情,你說是不是啊?(那之前的話一直沒有承認是我們的村留地的了?)原先說呢只是嘴上說的,我現在呢是會議紀要定下來了,這塊地是作為村留地的。

              為了進一步了解該地塊的相關情況,隨后,記者來到了椒江區白云街道辦事處。

              椒江區白云街道黨工委委員 辦事處副主任 潘航平:因為那個村留地的話,像那個區級部門,像我自己的轄區范圍之內,比如說村里我在外面圍了圍墻,那就圍了獨門獨院的一種形式了,那外面的執法部門對里面是不管。但如果涉及到噴漆廠房這一塊的話,我想環保跟安監是要管的,那里面的亂堆放跟一些垃圾的話,應該是誰受益誰負責,應該是這樣的。

              潘航平表示,對于未開發的村留地管理,原則上以村里自己管理為主,但街道也有監管責任,不過在監管上也存在一定的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椒江區白云街道黨工委委員 辦事處副主任 潘航平:監管上確實有難度,他這邊還是有人租,有人在用,還能找到一個主體,能夠把這個事情解決掉。那很多村村留地就是一個閑置狀態,那就滋生了垃圾亂傾倒的現象很多,那我們每次(多城)同創的時候沒辦法,我們政府買單,我們把它清理掉。

              7月28日下午,針對汽車噴漆仍在作業的情況,椒江區環保部門的執法人員再次來到了現場。

              臺州市生態環境局椒江分局環保綜合執法隊副隊長 李建彬:因為這個地方噴漆,離居民區太近了,就是相當于一墻之隔了,現在我們群眾要求對生活質量都比較高,我們決不允許他在這里噴漆。(那他之前也沒有向我們環保部門報備,沒有相關的一些,手續都沒有的了?)沒有的,沒有手續。

              李建彬說,環保部門在7月20日接到群眾的反映后,當天就對此處進行了查封,現在卻還在生產,也出乎他們的意料。

              臺州市生態環境局椒江分局環保綜合執法隊副隊長 李建彬:我們這個手段只是把它那個源頭,就是用電的地方電表箱先查封一下,就讓他不能進行這個運作,當時我們也沒有想到,他可能在外面再私自接了一個電,那個氣泵有電了嘛,它簡單的噴頭可以噴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現場,環保執法部門責令其進行關閉,并將汽車噴漆的設備進行拆除和搬遷。李建彬表示,下一步他們也會加強監管,加強巡查和打擊的力度。

              臺州市生態環境局椒江分局環保綜合執法隊副隊長 李建彬:他們這個流動作業,他們這個成本也很低,這個搬到一個地方,搞幾個噴槍就可以開展業務了,給我們的工作也有帶來一定的難度的。下一步,我們查處一起,處理一起,決不允許他們在這個居民區里面噴漆作業。

              而針對該地塊上亂堆放亂搭建的現象,白云街道也表示,他們也將會積極推進,責令其整改到位。同時,潘航平也表示,要想做好對村留地監管,最好的方法還是加快推進村留地開發利用。然而,目前對于村留地的開發,也存在一定的困境。

              椒江區白云街道黨工委委員 辦事處副主任 潘航平:現在村留地開發嘛,我們轄區很多村都存在這個問題,因為受限于一個政策性的調整,村留地像現在是不允許聯合開發,也不允許出售,它只能是村里自行開發,自主開發,那相當于村里要承擔很高的一部分開發費用,那很多村目前受限于資金的壓力,目前都還沒動,還是一個空置閑置的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潘航平說,目前,街道也和村里一起,正在積極想辦法,加快推進村留地的開發利用。

              椒江區白云街道黨工委委員 辦事處副主任 潘航平:我們街道也一直在想辦法,包括跟銀行啊,一些大的開發商啊,跟村里啊,一直在商量。我們也很想把這個事情解決掉,一直在探討,在商議。

              椒江區白云街道星星村村民:想嘛都想這里弄好點的,想嘛誰想差啊,都想好點的。像我們也都星星村人了,巴不得這塊地賣了(開發起來),那大隊(村里)有錢了嘛,就像大人有錢,我們生活費也有啊。

              村留地是政府在征用村集體土地時,預留一定比例的建設用地給村集體經濟組織,用來發展二、三產業,以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,保障被征地農民的基本生活。以上是村留底的基本定義。不過在星星村,村留地沒有發揮應有的經濟價值,反而成為村民們的“心病”。關于“村留地”的管理,白云街道的說法是“誰受益誰負責”,未開發的村留地“原則上以村里自己管理為主”,但是到了多城同創時,又變成“政府買單,把它清理掉”,實際上就是“能甩鍋就甩,甩不了我也能干”。管理者是這樣的心態,“村留地”亂象可見一斑。村留地原本應該是村民的“民生后盾”,一方面在政策層面限制開發,一方面又把管理責任一把推給村集體,所引發的連鎖反應,恐怕還不僅僅是城市臟亂差。村留地是被拆遷村子關于土地價值的“最后希望”,那一頭系著的,應該是“幸?!?,而不是“包袱”。

            一女被多男玩喷潮视频,国语高清自产拍在线观看视频,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无遮挡,4438x23全国大免 网站地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